奢侈品停止開新店 香港將迎來失落的十年


                  周五,HSBC匯豐銀行記者會上,一直看好中國奢侈品市場并出版《The Bling Dynasty: Why the Reign of Chinese Luxury Shoppers Has Only Just Begun》的分析師Erwan Rambourg 對中國政府力度對奢侈品市場的打擊表示擔憂,并稱盈利能力全球居首的香港市場將迎來衰落。他同時稱除了Moncler ,近期香港沒有任何一間奢侈品品牌有新店開設

                  2011年6月24日Prada SpA 普拉達集團攜萬千寵愛登陸港交所,但由于受極高債務、交易稅等擔憂,以及較該公司之前登陸港交的Samsonite International SA (1910.HK) 新秀麗破發的影響,Prada SpA 普拉達集團在上市之初的半年股價一直震蕩下行。不過2012年元旦一過,Prada SpA 普拉達集團股價便急速飆升最高報81.50港元,但噩夢伴隨著新一屆政府的反腐政策,從2013年開始,全球奢侈品市場,特別是中國奢侈品市場不斷出現放緩,甚至倒退,Prada SpA 普拉達集團股價伴隨市場的觀望態度在70港元高位震蕩近一年后,伴隨著其極度疲軟的業績從2013年11月開始出現坍塌式下跌。

                  2011年,金融危機后的中國成為唯一經濟堅挺的大國,奢侈品市場迅速轉移至中國,而香港由于繁榮的商業環境、自由行聚集的大量大陸豪客一時之間攀升為奢侈品最熱的市場,超過紐約、倫敦、巴黎,2012年核心區域銅鑼灣的零售地產租金一舉超越紐約第五大道,成為零售地產租金最貴的時尚都市,而在此之前,即使是金融危機前后,紐約第五大道霸占“最貴零售租金”寶座長達11年。

                  香港的奢侈品市場鼎盛時期并未獲得長時間的持續,在面對中國政府換屆,新一屆政府在面臨經濟可能放緩、房價過高民間怨聲載道等情勢下祭出來反腐大招,而接下來,整個奢侈品市場遭受了滅頂之災,香港奢侈品市場的主要支柱——大陸富豪游客在反腐打擊之下,以及隨后發生的明間沖突之下,加速離開香港這個曾經的最被看重的奢侈品市場。

                  2014年,整個奢侈品市場一篇哀嚎,香港成為奢侈品集團最不愿提及,但又不得不提及的市場。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的奢侈品重鎮,依靠大陸富豪在廣東道、銅鑼灣排隊并一擲千金造就的單位面積銷售能力和全球最高盈利能力市場失去增長引擎,銅鑼灣亦很快失去其“零售租金之王”的稱號,紐約重奪皇冠,而香港奢侈品市場陷入水火之中。

                  從2015年開始,香港零售業便從未好過,特別是奢侈品市場,持續保持高雙數暴跌之勢,加之大陸自由行游客自政策實施以來首次出現連續下跌、深圳市居民簽發赴香港“一簽多行”簽注改為簽發“一周一行”簽注、政改等諸多問題,香港奢侈品市場絲毫看不到任何改善的前景。

                  在上述情況之下,香港本土的主要零售商周大福、六福、迪生創建、莎莎、米蘭站等紛紛向業主施壓,表示如果續租情況等不到減租,將實行酌情關店策略,而這樣的情況實際上從2014年中就開始逐漸冒頭,令香港黃金零售鋪位租金2014年二季度開始自2008年底以來首次出現環比下跌,并引發市場悲觀情緒。

                  盡管香港政府發言人多次表示,上述情形只是階段性調整,不會對香港整體經濟及就業造成重大沖擊,但毫無疑問,曾經令大陸人趨之如騖、甘愿遭受白眼也要等待的廣東道排隊黨已經不復存在。相反,曾經遭遇“失落的十年”的日本市場由于貨幣貶值成為大陸豪客新的購物后花園,而香港奢侈品市場正在遭遇日本曾經“失落的十年”。

                 

                Id:274995 Url: [IP = FORWARDED:-REMOTE:- User:45.199.109.110-VIA:], Time:2022/11/21 上 09:47:13